主页 > S烛生活 >大火烧死3姐弟‧抱伤到灵堂‧父母捶心哭别3子女 >

大火烧死3姐弟‧抱伤到灵堂‧父母捶心哭别3子女


2020-06-29


大火烧死3姐弟‧抱伤到灵堂‧父母捶心哭别3子女(槟城‧大山脚)无情大火夺走黄郭家3条小生命,黄郭夫妇忍着伤口剧痛,抱伤到灵堂见孩子最后一面;甫见3具灵柩的郭兴祥及潘丽玲,泪洒当场并不断的自捶心肝,不捨与3名爱儿话别。这个与子女永诀的画面,也让300多名前来送行的亲友们红了眼眶。在一场大火中丢命的黄郭莹莹、黄郭雪妮及郭炳德于今日(週四,3月11日)上午10时30分举殡,葬礼採用佛教仪式。父亲郭兴祥及母亲潘丽玲的伤势儘管尚未完全痊愈,惟为见爱儿最后一面,两人坚持向医院申请短暂出院,抱伤到场送3名孩子最后一程。同样也是受伤入院的长女郭晶晶、次子郭炳辉,也于当天早上10时,皆同父母由医院救护车载送到殡仪馆。至于两名已在週三(3月10日)下午出院的幼小女儿,在亲友的陪同下出席目送兄姐最后一程。週三下午预先到灵堂打点一切的郭兴祥,因过于激动一度昏厥当场。家人担心他的身体状况,原不準备让他出席週四的举殡,惟抵不过对方欲见孩子一面的苦苦哀求,最终还是让他到场。黄郭夫妇及两名子女在救护车的载送下,于10点20分抵达灵堂。四人甫下车便哭成泪人,需要家属扶持步入灵堂。坐轮椅上的黄郭夫妇,在亲友的协助下向3位爱儿话别;父亲甫见孩子的灵柩,激动的哭喊“我的心肝,我的心肝!做好事,做好事,为何我的孩子会这样?”哭喊“我的心肝”母亲摸着孩子的灵柩不断的捶心肝,痛心吶喊3位孩子的名字。望着爱儿郭炳德的灵柩时更是心痛的话别,直嚷“阿德,妈妈答应的东西还没做到。”与小死者同睡一房的姐姐郭晶晶,望着3具灵柩不停的流泪,不发一语。炳辉则在亲人的扶持下,泪流满面的为弟妹上香。仪式结束后,3名小死者的遗灵于11时20分奉移至大山脚福德正神火化场火化,骨灰则安置在双溪里武积福山庄骨灰塔。数度崩溃痛哭由于黄郭夫妇难以接受一夜之间痛失3名爱儿,在葬礼上两人数度崩溃痛哭。家属担心两人支撑不住倒地,立即将两人带离灵堂到休息室休息。长子郭炳坤,面对哭成一团的父母及兄弟姐妹,一直强忍泪水的安抚家人。在场的亲友及慈济志工不断的劝慰两人,母亲潘丽玲因为无法释怀,情绪一度过于紧绷,不断追问身边的姐妹是否有準备3名孩子最爱吃的食物及最喜欢的玩具陪葬。为分散潘丽玲的注意力,亲友们随即带来两名幼女安慰母亲,潘丽玲的情绪才渐渐平静。目送3名孩子棺木推上灵车的那一刻,在慈济志工的带领下,双手合十为死者诵经。3副棺木送入火化前,黄郭夫妇一直强忍泪水双手合十诵经;惟小死者外婆一度冲过人群,望见外孙最后一面,更不断的叮咛3个外孙一路走好。白头人送黑头人的外公潘亚培在灵堂上数度强忍着泪水,直至望着外孙的棺木送入火化时,强忍的泪水终于决堤,与女儿抱头痛哭。槟政府代表慰问致哀槟州行政议员林峰成夫妇、彭文宝、王国慧、槟州副议长陈福良及州议员陈宗兴等,代表槟州政府到丧礼慰问致哀。马华大山脚区会三机构,亦到现场向3名小死者致祭。陈德钦更代表其服务队、丽山花园及栳叶园一群友好合捐出的6600令吉帛金,移交给郭兴祥。双溪里武积福山庄董事何耀光,亦到场移交5888令吉的帛金给死者家属,并赞助3名小死者的灵位。2小伤者寄居善信家代替郭兴祥打理3名小死者身后事的林文祥受访时哀恸的说,他一直把3名小死者当自己的孩子疼。悲剧发生后,郭兴祥委托他代为办理孩子的身后事。“这3个小孩真的很可爱,每次送货到其住家时,都会对着3个小瓜喊说吃饭罗(意指做工)。而3个小瓜就会回应说:“安哥,吃粥而已。”(意指没问题,简单而已)。”回想起3个孩子生前的点点滴滴,林文祥感叹天意弄人,并希望郭兴祥一家可以儘管走出悲伤,恢复正常生活。死者大姨丈谢清泉披露,已出院的两名小伤者,目前寄居在善信住家,暂由善信代为照顾,直到一切安顿妥当后,亲友才会接两姐妹回家。至于黄郭一家何去何从,谢清泉表示姨子一家已接受州政府的安排,入住宏愿组屋。师生送最后一程不幸葬身火海的3名小死者週四早举殡,死者黄郭莹莹及黄郭雪妮生前的同班同学,在师长的陪同下出席葬礼,送死者走完人生最后一程。在侨光学校校长许瑶丹及老师的带领下,42名来自4H及5K班的同学,一同乘巴士抵达灵堂。火化前,同学们合唱“友谊万岁”,目送他们最挚爱的同学,并希望他们的友谊不管在何方都能长存。直到棺木推进火化场的那一刻,在场的小同学因不舍朋友的离去,个个抱头痛哭,场面心酸。莹莹的组长梁景洮受讯时,一边拭泪一边希望他们能早日安息。班长蔡萌仲最为难过,哭坐在地上抽泣,眼泪不停直流。死者郭炳德的同学好友未能到场,不过其同班好友奕芳,特将炳德生前送她的纸折星星,回送给死者当陪葬品。奕芳还留言给好友:“我用你送我的纸摺星星送给你,祝愿你在天上做个快乐的孩子。”棺木灵位获赞助父象徵式付款尽心意3名小死者的大姨潘俪月在仪式结束后,接受媒体採访时透露,儘管3名小死者的棺木及灵位分别获得积福关怀及积福山庄赞助。惟,作为死者父亲的郭兴祥,为对3名子女做最后一份心意,将象徵式的付一笔款项,作为3名死者棺木及灵位的费用。“死者的父亲为了对孩子尽最后一份心意,将象徵式的为每副棺木付上150令吉,灵位每个100令吉。”潘俪月指出,案发当天积福关怀的区服务总监许益焮也在场。悲剧发生后他第一时间递上名片,表示愿意协助包办3名死者身后事。对于许益焮适时的伸出援手,潘俪月代表其三妹即潘丽玲一家感谢对方,也令她感受到,“火是无情的,但人间尚有爱”。然而,积福关怀的无限付出,却换来同行在背后恶意攻击,对外界放话指说积福关怀其实是有收棺木费。对于对方的行径,潘俪月认为犹如在伤口上撒盐,更替积福关怀喊冤,直嚷对方的恶意攻击对积福关怀不公平。感谢感谢议员关怀另外,她也感谢州政府特别是感谢林冠英、州议员陈宗兴、行政议员彭文宝等人不断的给予协助及关怀。同时,她也感谢各大媒体的报导,让外地的亲朋好友们闻讯后赶来慰问。许益焮受访时指出,他的女儿与死者莹莹是补习班同学,事发后见黄郭一家坎坷,所以决定第一时间伸出援手。他也感谢免费为死者诵经的道士、赞助灵位的积福山庄以及福食的热心人士。‧2010.03.1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