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烛生活 >凯里:落实单源教育‧建议公投推行新社会契约 >

凯里:落实单源教育‧建议公投推行新社会契约


2020-06-19


凯里:落实单源教育‧建议公投推行新社会契约(吉隆坡10日讯)巫青团团长凯里呼吁政府推行新的社会契约,以落实单一源流学校制度和土着扶助计划,藉此促进国民团结。“政府可以通过举行公投的方式,让人民决定是否推行新的社会契约。而新的社会契约必须得到各族群大部份人士的支持,才能够落实。”他週四出席由一个大马基金会举办的“国民团结:从愿景到行动”论坛时,发表题为“我对国民团结的立场”的演说。“我知道提出新的社会契约建议是个敏感课题,因此,政府必须谨慎处理。我不要有人指我要关掉其他源流学校。我们需要在此课题上共同合作和达致协议,以在学校教导国语、华文和淡米尔文,以及提供有素质的教育。”需获各族同意他指出,现有的社会契约并未提到教育和经济领域,因此,目前是时候推行新的社会契约。“新的社会契约需要获得各族群的同意,我们不要有任何一个族群感到受威胁,因此,政府只有在得到各种族,包括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等族群的大多数人士的同意后,才能执行新的社会契约。”他说,现有的社会契约依然有效,因为这是先贤立下的契约,但因时代已有所不同,所以,政府需要制定新的社会契约。“我相信没有人同意政党玩弄政治,所以,就让我们一起合作。我们可通过公投方式来表决,并需在获得不同种族的大部份人士的同意后,才能执行有关契约。”他指出,许多非马来家长都会把孩子送到英校,因为他们相信英校的教育素质高,因此,只要国小的教育素质提高,相信非马来家长也会愿意把孩子送到国小就读。“目前的国民团结与六七十年代的情况相比,种族融合的情况明显大不如前。”国阵未执行直属党员制巫青团长凯里说,国阵去年已通过国阵直属党员制,但国阵至今仍未正式执行这项制度,不过,他相信国阵直属党员制所招收的党员人数,将在未来二三年后超越巫统、马华或国大党的党员人数。他指出,目前有很多支持国阵的年轻人不愿加入国阵的任何成员党,但他们可以加入国阵直属党员,成为国阵的一份子。“我们希望通过这项机制能够拉拢更多年轻人成为国阵直属党员,我们也不能排除国阵有一天将会成为一个政党。”他说,单一种族政党容易造成某个族群被“孤立”,因此,他推崇多元种族政党制。“行动党自称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但实际上却是以华人为主的政党,因为非马来党员和非马来领袖所佔据的比率偏低。”张念群:多源流学校不阻国民团结随着凯里建议政府落实单一源流学校政策,行动党副宣传秘书张念群说,多源流学校、大马人拥有不同语文和文化背景的情况,并不会成为大马国民团结的障碍,反而是以种族主义挂帅的政治,才是政府团结国民和发展国家的绊脚石。“独中统考文凭已受到国际各大学承认,但却不受大马政府承认,这使得有关学生成了种族主义政治下的最大受害者。除了种族主义政治因素,我想不到其他原因,为何国阵政府宁愿失去高素质的本地人才。”“此外,我国种族之间出现纠纷,主要原因是政治人物把很多课题政治化,製造不必要的种族或宗教问题。”她披露,政府曾经推行宏愿学校,但有关学校制度并未受到大部份华裔家长的支持,原因是华裔家长并不信任这种学校制度,一般家长都认为,这种制度将会扼杀母语和文化的传承。她週四出席由一个大马基金会举办的“国民团结:从愿景到行动”论坛时,发表题为“我对国民团结的立场”的演说。“种族主义思想和种族主义并非大马独有的问题,大规模移民和全球化所带来的必然趋势,也会导致种族关係紧张。”她说,大马的种族主义政治已导致我国的种族关係退化,形成一个零和游戏。“目前,大马华人人口比率从独立时期的40%降至现在的25.7%,如果只从种族的观点来看待问题,华人的权利将逐渐稀释。事实上,由于人口增长的趋势,到了2050年,华人只佔大马总人口的7%。”2050年华人佔总人口7%她认为,民众需要跨种族政党,因为种族政治和以种族为基础的政党将引发种族问题,以及造成政治局势紧张。“有一名住在靠近我的选区的华裔女子向我求助时,我曾建议她转向伊斯兰党国会议员求助,但她的反应竟是‘马来人要怎样帮助我们华人?’。值得我们深思的是,这是不是种族鸿沟产生的‘产品’?我们要如何实现大马民族的愿景呢?”她说,我们必须铲除主导这个国家的种族政治,并将民众从这个桎梏中解放出来,唯有如此,国人才能不分种族的享有公平待遇。此外,她强调,行动党是一个多元种族的政党,党内不乏非华裔领袖,行动党目前也积极与马来人接触,并鼓励他们加入行动党。“在下届全国大选,行动党将委派更多马来候选人上阵。”‧2011.11.1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