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小生活 >对抗恐龙之民主浪潮─我读《百年追求》第三卷 >

对抗恐龙之民主浪潮─我读《百年追求》第三卷


2020-07-04


对抗恐龙之民主浪潮─我读《百年追求》第三卷

书名:百年追求:台湾民主运动的故事

出版社:卫城出版

出版日期:2013年10月9日

「百年追求:台湾民主运动的故事」共三卷(卫城出版,2013)。卷一「自治的梦想」,陈翠莲执笔。写1920年代到二次大战之间,已经被现代思潮启蒙的台湾人,在日本统治下争取地方自治的第一波民主运动。卷二「自由的拙败」,吴乃德执笔。写1950年代,外省籍自由主义者以《自由中国》杂誌为基地反对蒋介石独裁,试图组党却失败的第二波民主运动。 

卷三「民主的浪潮」,作者胡慧玲,写第三波民主运动。1970年代「党外」开始集结,屡被打压,却像飞蛾扑火般地前僕后继,终于逼使国民党解除戒严,废除党禁。这是一段许多人都曾目睹,甚至参与其中,记忆犹新而且余波荡漾的历史。

政治进化简史

战后的台湾,1950与1960年代是凄风苦雨。二二八大屠杀及白色恐怖的威胁,让民主运动陷入冬眠状态。1970与1980年代则是狂风暴雨。新生代崛起,挑战以神话治国的古生代,屡挫屡起,百折不挠,最后才组党成功。1990年之后,新生代人类与古生代恐龙(注1)对抗,一度获胜。但恐龙未倒,只是埋伏起来,2000年之后伺机反扑,再度威胁人类,至今难分难解。

苦闷的台湾

这本书从1970年代写起。那时国民党的统治神话在国际上已经破功。1970年初,曾经担任驻联合国代表团顾问的彭明敏教授,因发表「台湾人民自救宣言」而流亡海外。4月,黄文雄纽约刺蒋。10月,台湾被逐出联合国。蒋介石却仍坚持「形势愈险恶,我们愈坚强,必可很快到达彼岸,拯救同胞,光复大陆」。如此冥顽不灵,人民只好自救。长老会三度发表声明,主张「使台湾成为一个新而独立的国家」。

虎威减弱,仍可咬人。书中提到1972年新生报主编童常被枪决。新生报大楼那时经常有人坠楼,都是被「陈文成」掉的。1975年选举时,白雅灿沿街发传单,质问蒋经国为何不「公布财产、释放政治犯、解除戒严」,就被判无期徒刑。大学时,妈妈常叮嘱我出门不要乱说话。当时嫌她啰嗦,其实是自己憨憨不知死。

谎言的时代

现代小孩如果知道,以前听到「蒋总统」三个字必须立正坐直,写「蒋总统」前面必须空格,一定会把我们笑死。我们有过七个蒋总统,都是同一个人跟他的儿子。

政府以谎言治国,人民也必须説谎以自保。我们学会歌颂「蒋总统,您是民族的救星」,呼喊没有人相信的「反攻大陆」口号。学校训练学生说谎。我还记得老师要我们把参考书藏在讲台下,「督学来时,要说没有补习」。那是一个谎言的时代。

但也有人不需要説谎,因为他们真心相信神话。此人现在正在统治我们,告诉我们要统一中国,回去大陆。每次听到这种蠢话,我就噁上心头,仿佛又回到谎言的时代。

党外崛起

1975年的《台湾政论》是个转折点。它超越《自由中国》和《大学杂誌》,开始面对本土、与选举结合、不再期待国民党。虽然短短五期就停刊,却为后来的党外杂誌开出一条路来。

那时每逢选举。党外人士兴高采烈地搭台演讲,党外杂誌大力传播,大学生到处发传单,好像在办喜事似的。国民党则忙着查禁党外杂誌、放黑函、买票、作票,戒备森严好像在办丧事。

作票终于作出大代誌。1977年发生中坜事件,愤怒的群众包围投票所,火烧警车,逼使国民党停止作票。那次县市长与省市议员选举,党外大胜。

对抗恐龙之民主浪潮─我读《百年追求》第三卷

在对抗中,民众渐渐走出戒严统治下自我设限的阴影。党外开始组织化,成为「没有党名的党」。1978年的选举,成立了全国助选总部。当时提出「十二大政治建设」联合政见,包括国会全面改选、省市长民选、军队国家化、开放党禁、解除戒严、禁止刑求、制定劳基法、实施健保及失业保险、言论及出版自由、司法独立等。这些现在大多已经实现,当时却被视为动摇国本的邪説。

民众的大是大非

新生代党外引领着台湾进步时,古生代恐龙却在密谋猎杀。1978年底的选举因为台美断交而中止。1979年底,国民党发动美丽岛事件,大捕党外人士。1980年2月发生惨绝人寰的林宅灭门血案。林宅被24小时监听监视,谁有能力行凶大家心知肚明。3月,在国际压力下,国民党被迫举行公开审判。被告侃侃而谈民主与人权理念,全民第一次认识他们原先误解的党外,美丽岛大审变成对国民党的审判。

1981年,陈文成博士被谋杀。1984年,江南命案。统治者要恐吓反对者,但反抗并未中止。党外推出受难者家属参选,她们只是站在台上哭,就高票当选。这就是民众的「大是大非」!

于是,党外再起。1986年成立民进党,1987年解严,1991年废止「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1992年国会全面改选,1996年总统直选。历经半世纪的荒谬,台湾终于走回正轨。

本书作者不掉书袋,文笔流畅,把民主运动的崎岖历史,变成情节曲折的故事。当年的焦虑恐惧,今日看来竟然高潮迭起,趣味十足。这本书带你探索自己的,或者你父母的记忆,常有「原来当时是那样喔!」的讚叹。

身历其境的画面

书中写到1980年12月13日清晨的大逮捕,非常生动,宛如电影画面:

陈菊听到艾琳达敲门大喊:「来抓人了!快跑!」她还穿着睡衣….从后门往楼下林义雄家跑。

外面已被层层包围,玻璃被打破,客厅门也被打破。林义雄想保护陈菊,挺身而出。

特务大叫:「抓起来!」两人双手反铐,直接押往军法处看守所。

艾琳达忙着在屋内布置马奇诺防线,拿沙发、桌子、书籍、所有拿得到的东西顶住门,不让特务进来。吕秀莲自知逃不了,等着被捕,她眼角余光看到施明德从隔壁日式房子的尾顶往下跳。

我们的历史教育太制式,太平面,无法深入人心。应该学日本,他们将战国群雄、幕末剑客、维新英雄都写成小说,画成漫画,甚至拍成电视剧,历史人物在民众心中栩栩如生,国家历史才能变成国民的认同。本书写影响我们最深的一段台湾史,有历史的骨骼架构,又有人物的血肉感情,让读者可以进入历史的情境,被感动,被激励,非常成功。

时代创造英雄

书中写到的「党外人士」,大多还在。有的隐入生活,宛如常人。有的踏入政治,盛极而衰。也有的仍在檯面上发光发热。年轻朋友L君读完这本书,充满了疑惑地问我:「某人看起来没什幺啊,没想到以前那幺厉害。」及「我觉得某某很糟糕啊,没想到以前那幺伟大。」

可见是时代创造英雄,不是英雄创造时代。生物的演化,从藻类,到无脊椎类、鱼类、两栖类、爬虫类、恐龙、哺乳类、到人类,气候变迁是最大的因素。政治的演化,从独裁,到威权,到民主,追求自由是最大的动力(注2)。蒋氏父子再高压的手段也抵挡不住自由民主的潮流。掌握潮流,敢于走在波浪前头的人,就成为英雄,成就千古事业。急流勇退的人,留下最漂亮的身影。留在浪里的人,则必须与时俱进,否则就会沦为笑柄。这本书表扬归隐的英雄,同时勉励还没退休的英雄,必须捍卫自己在台湾史上的伟大贡献。

对抗恐龙之民主浪潮─我读《百年追求》第三卷

政治上的恐龙并没有灭绝。他们有的身居高位,企图逆转民主。有的躲在暗处,还在搞监听暗算。最近的滥权监听事件,只是冰山的一角。恐龙王国伺机要全面复辟,必将催生新的民主浪潮。对抗恐龙,巩固民主。这本书里提供了丰富的屠龙经验,可以参考。

注1:古生代与新生代之间还有中生代,包括三叠纪,侏罗纪和白垩纪。恐龙其实出现于三叠纪,灭绝于白垩纪。但本文将中生代视为古生代的延续,因为他们虽活在现代,思考却与帝制时代无异。

注2:热力学的动力「趋向最大熵」,就是人类发展的动力「趋向自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