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生活禅 >台湾——福尔摩沙「美丽之岛」 >

台湾——福尔摩沙「美丽之岛」


2020-06-24


森林、田野在这宝岛上闪烁着令人心驰神往的气息

当我第一次踏上宝岛台湾的土地之时,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感动,那是一种用语言和文字都无法表达的温馨。据史料记载,葡萄牙人第一次望见台湾时,曾由衷地感歎「Ilha!Formosa!」,即「美丽之岛」。我在即将降落的飞机上俯视台湾,看到茫茫大海之中的台湾岛就像一颗美丽的宝石,镶嵌于翠玉般的碧波之中。绿色的森林和田野恰到好处地充实其间,闪烁着令人心驰神往的气息。

台湾之美,不仅在于这个宝岛的山川秀丽,碧海蓝天,也不只是在于价廉物美的风味小吃随处飘香,而是和蔼可亲的台湾人,他们才是台湾最美丽的风景。从他们和善的面容、从容的脚步以及淡然的谈吐举止之中,我能非常真实地感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的烙印,这里还保存着儒家文化中的「仁义礼智信」和「温良恭俭让」。轻轻一句「贯明兄」的呼唤本不稀奇,这个在大陆听不到的称呼却足以让我感慨万千。这种呼唤打开了我久远的记忆:我中华故国曾经也是举世闻名的礼仪之邦。

环岛漫游风景名胜美不胜收

最初访问台湾之际,由于日程短暂,足迹多次局限在大台北地区的範围之内。我参观的第一个景点是国父纪念馆,这是一座仿唐飞檐式建筑,巍峨庄严,坐落在绿草如茵、群芳竞妍、花木相间的中山公园,许多影像和墨迹详细地记录了中华民国伟人孙中山先生一生的辉煌历程。

此后我也参观了台北的故宫博物院,这里的馆藏珍品极为丰富,各个朝代的文物琳琅满目,闪烁着令人敬畏的宝光。其馆藏品的年代几乎囊括了整个中华民族 5,000 余年未曾中断的历史,所收藏的 65 万件藏品中,也大多是昔日中国皇室的收藏品。仔细观察,每一件文物都是价值连城的珍贵国宝,举世罕见,独一无二。我心中暗自庆幸这些属于中华民族的国宝当年被蒋公运到了台湾,得以安全保护至今还能供后人观赏,如果遗弃在中国大陆,在文革期间可能早被「红卫兵」以「破四旧」的名义一把火焚烧了。

后来我去台湾的旅行日程长了一些,就乘坐火车和高铁到了桃园、云林、嘉义和台南等地。两蒋的文化园,位于桃园大溪镇的慈湖,此地景色很像蒋介石在浙江奉化的老家,因此他生前的行宫和生后的陵园都选在此处。其子蒋经国死后,也奉厝于此,紧邻慈湖。景色秀丽,湖光山色,碧水清澈。北半部形如日轮,南半部如月钩。四周群山叠翠,气势恢宏,风景如画。我从桃园下火车之后,乘坐朋友的机车来到此地,但见几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随风飘扬,脑海中闪现出蒋公领导北伐、抗日以及剿共战场上不屈不挠的坚强身影,如今物是人非,不知他倔强的英魂落于何处,可能九泉之下也不会忘记他光复大陆的宏愿吧?

台湾——福尔摩沙「美丽之岛」台湾——福尔摩沙「美丽之岛」

我从嘉义包车去了巍峨的阿里山,只见高山环列,气候凉爽,千年古树参天,树种繁多,轻风拂过,万里林涛。不太凑巧的是两次登山都遇到下雨天,雨中的阿里山儘管山道泥泞,却别有一番风情。雨停间歇之际,也见马蹄莲盛开,兰花争艳,奼紫嫣红,流光溢彩,自然天成。更兼百鸟栖息,鸟语花香,令人赏心悦目。尤其是阿里山的云海,宛如仙境,让人依依不捨,流连忘返。

台湾——福尔摩沙「美丽之岛」台湾——福尔摩沙「美丽之岛」

从阿里山乘坐小型巴士直驱风景秀丽的日月潭,这里四面环山,碧水清澈,有「雾上桃源」之称;诗云:「青山拥绿水,明潭抱绿珠」。清人曾作霖有诗讚其曰:「山中有水水中山,山自凌空水自闲。」日月潭驰名海内外,位居宝岛诸多名胜之冠。此外,花莲的太鲁阁,壁立千仞;台南的妈祖庙,香火鼎盛;赤坎楼上挥笔赋诗,七星潭边漫步高歌。承蒙台湾兄弟的盛情之约,我还有幸游览了平溪的十分瀑布和多雨多雾的空中之城九份,一杯香茶三个好友,在一个悠闲的下午聚集在阿妹茶楼,尽兴畅谈天南海北与前世今生的趣事,那是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

台湾——福尔摩沙「美丽之岛」

野百合飘香 台东金针山尽显台湾之美

游览台湾的外地客人,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与合适的交通工具,往往容易忽略最美的风景地——台东。因为从台北即使是乘火车也需要大半天时间,如果包车前往则花费昂贵。在多次游览台湾之后,我终于有机会得到台湾兄弟的青睐,朋友亲自驱车 700 公里从台北南下,一路飞驰在高雄转向,经屏东到达台东。美味的万峦猪脚让人口留余香,不在话下,单是台湾东海岸风景线的美丽就使我心魂颤动。东海岸是指从垦丁到花莲的海岸线,这里可以看到太平洋的颜色由近及远越来越深,蓝色的大海在天边与天空交接,在面朝大海的悬崖山壁上,沿着东海岸驾车,慢慢欣赏大海景色,感受海阔天空的壮阔,真是一场妙不可言的视觉盛宴。

台湾——福尔摩沙「美丽之岛」

垦丁的海景之美早已名声在外,但是对于外国的游客来讲,台东的金针山就鲜为人知了。美丽的金针山并不是只有金针花,这座仙山四季皆有不同的面貌,1 – 3 月是樱花、杏花的开花季节,4 – 6 月则为绣球花、野百合的开放之时,7 – 10 月才是金针花的花季。金针花总在清晨绽放开花、黄昏枯萎凋零,因为花期只有一天,所以在欧美更有「一日美人」的雅称,别名又叫「一日花」、「忘忧草」或「萱草」。

我们在四月底登上了金针山,此时正是野百合盛开的季节。一大片的野百合将整个山头布满了梦幻的白色,我们似乎来到了童话般的世界,在云雾缭绕的盘山路上举目远望,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一片片雪白的花海,那是尘世中少有的美景,莫名的喜悦让人感到心花怒放。

金针山位于台东县的太麻里乡与金峰乡交界之处,太麻里这个地名的由来众说纷纭。清代文献称太麻里为「兆猫里」、「朝猫篱」、「大猫狸」和「太麻里」,日治时期才称「太麻里」,也是东台湾原住民称颂的「太阳照耀的肥沃之地」,并享有「日昇之乡」的美名,自然也是观赏日出的最佳之地。太麻里村落离大海非常近,因此,每年台湾本岛的跨年第一道曙光,就是在太麻里迎接。如果说阿里山是云的故乡,则太麻里可称曙光的故乡。

金针山中有一处忘忧谷,与金针花的别名忘忧草遥相呼应。忘忧谷的金针花虽未盛开,却可以使人想像到其花海的壮125观。在雾气袅袅飘的山谷中漫步,很自然地就有身临仙境的感觉,如此美景当然也能让烦忧一扫而空。因此,金针山的忘忧谷名副其实。我们一行四人在顶峰的摘星楼用嘹亮的小号高奏数曲,但见流云飞舞,雾气沸腾,紫气祥云环绕顶峰的摘星楼,那样的情景以前只是在神话故事中阅读过。

「萱草虽微花,孤秀能自拔,亭亭乱叶中,一一芳心插」,这是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对金针花的讚语。《诗经》里也说,「焉得谖草,言树之背。」谖草就是萱草,谖是忘却的意思。这句话的大意是:到哪裏弄一支萱草,种在北堂前,以忘却忧愁呢?「北堂幽暗,可以种萱」,北堂是母亲居住的地方,古人用萱草表达对母亲的思念。联想到苏东坡诗词中的「此心安处是吾乡」,我内心顿时升起了将来如有机会一定要在金针山上长居一段日子的念头。一趟台东之旅,不仅使我爱上了这里的美食与海景,也爱上了金针山宛如仙境的自然风光。

在蓝天白云之间拥抱海风,在云雾缭绕之中观赏鲜花,在朴实无华的餐厅品嚐海味,在寂静清新的自然环境里与好友促膝长谈,一杯咖啡一本书,一杯香茶一首曲,美好快乐的时光尽在台东渡过。



上一篇:
下一篇: